孙宇晨爽约巴菲特以后的24小时

距离7月25日还有2天,不过,位于旧金山杰克逊广场的Quince餐厅显然不会迎来区块链世界和传统金融王国的一次“历史性会晤”了。

从6月下旬就开始热传的孙宇晨约会“股神”巴菲特的新闻,就在昨天有了一个“神转折”。

此前有被孙宇晨痛批为“小道消息”的消息称,巴菲特方面取消了与他的慈善午餐。而昨天下午2点,他本人在朋友圈发布了官宣,称自己因为突发肾结石入院治疗,主动取消与巴菲特的午餐之约。

雅浦岛注意到,就在前天,孙宇晨还和往日一样,连续三次更新朋友圈,最近的一条还和同时赴午餐会的新人选有关,足可见取消之举确实事出突然。

7月19日,孙宇晨还曾在朋友圈写下:“距离巴菲特午餐还有七天,你想问巴老什么?阔以告诉我,我帮你问。” 后面两天出现的高频词则是周杰伦和迪丽热巴。

这场价值3000万天价的巴菲特午餐会不会择期进行,还没有定论。圈内一些共事者纷纷送上早日康复的祝福,但币圈的投资者们似乎并不轻言买账。

“官方否认等于官方默认,谣言等于预言,孙宇晨让我清醒,币圈就是个娱乐圈。”一位币龄3年的投资人对雅浦岛笑称。

而在午餐会取消的24小时内,孙宇晨面对了一场主流媒体发难的舆论风暴。

  争/辩

取消午餐会的消息传出后,部分主流媒体开始发酵关于孙宇晨的争议,甚至有演化成对孙宇晨旗下所有业务的质疑的趋势。

今天中午12点,孙宇晨在朋友圈晒出了一份官方回应,就网传的种种非议逐条批驳。

“花费456万美元与巴菲特吃顿饭,一位白手起家的90后何以如此出手阔绰?更多的人好奇:孙宇晨哪来这么多钱?”该主流媒体质疑,并批评孙宇晨通过ICO方式大量集资,涉嫌非法集资,“这就不难解释其为何如此阔绰。”

对于这项“指控”,孙宇晨在朋友圈的回应称:“网传非法集资不实,波场TRON在2017年9月4日七部委发布监管要求后,积极配合监管机构于9月20日第一时间完成清退工作,得到了监管部门的高度认可。”

事实上,“94”一出,孙宇晨曾一度坚决不退币,更因为长期淹留美国而被质疑跑路,“币圈贾跃亭”的称号由此得来。不过在强大压力下,孙宇晨最后的确接受了退币并将ICO募得的上万比特币返还给投资人。

这一行为也使他最终控制了波场币所有发行量中的90%。目前波场总市值约人民币150亿元。

媒体的第二项指控是孙宇晨涉嫌洗钱。尽管报道中没有明确指出,但雅浦岛注意到,6月30日,波场超级社区APP关闭,一封中年妇女遗书成为这个资金盘崩盘的舆论发酵剂。

这个资金盘更被指利用数字货币匿名性洗钱。由于深度挂钩了波场的知名度,孙宇晨本人又没有及时直接地与其撇清关系,所以也顺理成章地沾染上了洗钱操作的恶名。

应该是意识到这项指控的严重性,孙宇晨今天回应称:“网传洗钱不实,波场基金会位于新加坡,符合新加坡当地的法律法规,波场协议是一套去中心和的区块链协议,从事区块链协议的技术研发,并不涉及任何资金流动,也并不存在任何法定货币与加密货币的出金入金渠道,业务性质决定了只与技术开发有关。”

但数字货币洗钱对于当前金融监管体系的冲击,曾被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盖章”。

通过在一国购买数字货币将法币转换为代币,再在另一国将代币分散兑换为该国法币,避开监管,跨境转移汇款得以实现,灰色地带的“黑钱”在这一过程中被洗白,成了数字货币的原罪。

“应用区块链技术,可以轻松绕开银行,实现资金跨境流转。数字货币洗钱也是潜在威胁,用各种虚拟币作为中介,先将汇款人所在地的法币转为代币,再在收款端将代币转为收款人所在地的法定货币,在事实上完成跨境支付。 ”陆磊曾公开表示。

这段时间facebook拟发行的Libra也因此遭到争议。

媒体的第三重指控是:“孙宇晨引以为傲的陪我APP果真合法合规吗?”

早在去年6月,新华社调查直播平台涉黄向音频直播平台蔓延时就点名“陪我”APP。尽管陪我APP目前在应用商店已经下架,网页也打不开,但其社交平台账号称私信可以索要应用下载地址。

报道还称,有网友爆料,陪我APP中一直充斥黄色信息甚至有偿色情陪侍,直到公布和巴菲特午餐后,才着手清除涉黄内容。

对于“陪我”,孙宇晨也反驳了上述说法:“陪我APP是一款年轻人使用的语音社交产品,对于平台内部分存在用户产生的负能量内容,作为平台,我们坚决反对,第一时间配合监管机构进行净网行动,提升监管质量,支持和鼓励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充沛的网络音频内容。”

不过,2017年孙宇晨“出道”宣传波场时,的确曾走“黄暴”路线,大量宣传图取“波”的双关语,配以露骨的性暗示图片吸睛。

当时币圈关心的话题是,ICO所募资金和“陪我”之间的暧昧关系。

  输/赢

不过,即便这场午餐会后续遥遥无期,孙宇晨也已经是毫无疑问的最大赢家。据雅浦岛从国内知名广告商处了解到,目前在上海外滩做大屏投放的价格接近40万元/天,换言之,3000万相当于可以在外滩亮相2个多月。

而自从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消息从6月1日传出后,距今2个月内,孙宇晨以及他掌舵的波场在全球媒体上赚足了眼球,从微博到Twitter,绝对是当之无愧的话题之王。

另一方面,在“消息市”的币市,随着一波波真假消息的跌宕起伏,波场币也走出了一条令人捶胸顿足的价格曲线。昨天的官宣消息传出后,大批投资者开始质疑这是一次“交筹码”的阴谋。

阴谋与否不论,这种话题营销的“性价比”,绝对是孙宇晨个人营销史的代表作品。从目前孙宇晨发布的消息看,“身体处于恢复期”,但谢绝一切采访。

一直以来,孙宇晨的身上都贴着各种不同的人设标签。而他在币圈真正堪称教科书级别的营销之作其实是一系列动态的“蹭热点”。比如此前全网热议OFO小黄车退押金难,他便要帮“朋友”戴威给1万个ofo用户退押金,“杯水车薪,纯个人帮忙”。

正式宣布以创纪录高价456.7888万美元成功拍下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宴后,“全球首个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90后企业家”的身份成为他营销桂冠上最闪亮的一颗钻石。

尽管孙宇晨自己将这场共进午餐视作向巴菲特推介区块链奥秘的机会,但其实共餐与否几乎不可能改变巴菲特本人的观点和决策。

很难想象一顿午餐可以改变巴菲特长期以来对比特币的负面观感,所以,午餐是否真的进行,完全不是这场营销游戏的重点。

事实上,正如对新兴产业持有保守态度一样,崇尚稳健投资的巴菲特一直是比特币和加密货币市场坚定的反对者,不仅在2014年、2017年、2018年多次批判比特币是一场赌博,并预测加密货币肯定会出现“糟糕的结局”,还在前不久召开的2019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依旧坚定地认为投资比特币只是一种“赌博行为”,并不能从中产出实质性的东西。

此次午餐取消原定计划,真正的效应在于让孙宇晨成为第一个爽约巴菲特的男人,不仅刷爆眼球,还能将话题延续发酵。

据悉,巴菲特午餐时间是双方约定的,例如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当年拍到午餐后,历时一年左右才正式赴宴。如此看来,“巴孙之会”的热度很有可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成为更长时间的巨幅广告牌。

本文由 雅浦岛 作者:小雅 发表,其版权均为 雅浦岛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雅浦岛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