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尔:CSW,你个纳粹!CSW:你才骗子!

7月23日晚上,在币看1对1直播间,隔着屏幕围观的币民们也能感觉到,CSW(nChain首席科学家Craig Wright,人称”澳本聪“)边捏着他那台安卓手机码字,边翻着白眼。

“我现在修复比特币,和大家认为的中本聪想要的比特币是什么样子没半毛钱关系,因为我就是中本聪本聪!你不喜欢的话也随意,因为我压根不Care!”

他在直播间一次又一次抛出他那标志性的口号:

CSW就是中本聪

BSV就是比特币

而在这场名为“BCH VS BSV 谁才是比特币内战的赢家?“的直播PK中,CSW的对手、代表BCH的莱比特矿池CEO江卓尔对于这种主张反唇相讥。

“CSW必须提一些非常极端的主张,让BCH社区不能接受,然后通过极端化主张煽动一部分社区成员,就像纳粹做极端化宣传煽动一样,才能从BCH中分裂出去。”

BCH和BSV的这场世纪鏖战已经持续了大半年,如今两人再度一对一相见,依然硝烟弥漫。第二天,江卓尔就将自己在直播间表达的对于CSW和BSV的看法整理成文,贴到了微博上,并将早几个月对“澳本聪”这个名字的犀利讽刺再度置顶:

而CSW那边,对这次“交锋”和这位对手表现得极为傲娇。

在被币看Bitkan问及“BCH在技术和愿景方面有没有值得学习之处”时,他表示:“我对那些不肯认真学习了解比特币的人并没什么太多兴趣,我也不关心那些人再走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走过的失败老路。如果有人想再重新造轮子去尝试,是他们的选择,但我对他们重蹈覆轍的行为完全不关心。谢谢。”

即使BCH社区早已经分裂,并且为此付出过惨痛代价(币价下跌、信心离散等),但这场战争还看不到任何止戈的迹象。

  阴谋?

曾经,这两个人都是支持从BTC中分叉出BCH以实现区块扩容的盟友。

“2017年8月BTC分叉出了BCH,CSW当时是站边BCH的,同年9月,双方都参加了我们在香港主办的Shape the Future峰会,这就是这次可以把两个人请来直播间的原因。”币看相关人士告诉雅浦岛,他们之所以组织起这场直播的原因。

而如今,在江卓尔眼中,CSW只是一颗资本的棋子,这也是双方不可能达成任何谅解的深层原因。根本而言,江并不把CSW看作BCH生态的共建者。

“CSW看起来是BSV社区的领袖,但其实CSW只是一个棋子,比如CSW名义上是nChain的首席科学家,但CSW在nChain、Coingeek等BSV的一系列公司里都没有股份。BSV的大老板,和主要的资金提供者,是CSW背后的赌场大佬Calvin Ayre。”他表示。

根据维基百科,Calvin Ayre真正发家一跃跻身亿万富翁俱乐部,是因为在2000年推出了拥有1600万用户的在线赌博公司Bodog。而最大的BCH矿池CoinGeek正是他的产业,曾控制超过40%的BCH算力。

CA的Twitter粉丝并不算多

整个币圈都是双方曾经交好、后来交恶的见证者,因为双方的争战直接触发过几次币价地震。

2017年8月,比特币前首席开发者Gavin Andresen、比特大陆的吴忌寒、“比特币耶稣”Roger Ver、CSW等人都选择了支持BCH从Core开发组分离出来,并在2018年5月完成了分叉。

当时各方达成共识,将区块上限提升至32MB,原先每秒3笔交易增长到近100笔,并增加了代币化(tokenization)功能,该利好直接触发BCH当月价格上涨幅度高达42%。

然而,之后的剧情却急转直下。CSW在8月突然宣布:为了能更接近比特币的原始协议,他们将创建BSV(Bitcoin Satoshi Vision)节点客户端,这将与其它BCH客户端互不兼容。

曾经的合作伙伴再无共识基础。

江卓尔在最近的直播中表示,看似突然发难的CSW其实蓄谋已久,“bitcoinsv.org注册日期是2018年07月02日,bitcoinsv.io是08月16日,时间早于CSW开始向ABC开炮的时间。”

他始终坚持这并不是因为技术的不同理解而造成的决裂,而是彻头彻尾的阴谋。

雅浦岛注意到,BCH当月价格波动高达69%。有支持BCH的人认为是因为当时BSV在那次硬分叉中未添加“交易重放保护机制”的做法,酿成了恐慌性的抛单压力。

黄线是BCH在分叉前后的走势图

“Calvin Ayre才是幕后大Boss,他的最终目标是通过Coingeek从加拿大股市上赚钱,Coingeek自己研发矿机、自己挖矿、控制BSV这条链,又有CSW这个‘澳本聪’作为噱头,还是有故事可讲的。”江卓尔继续开炮道。

他强调,BCH分叉BSV本身就是Calvin Ayre整个资本布局中的一步,并不是因为有什么不可调和的发展方向分歧,而是因为Coingeek需要控制BCH,如果不能控制,那就分裂出一条自己能完全控制的链,整个事情是有计划有预谋的。

不过,对于直播中一对一的关于“阴谋论”的指控,屏幕另一端的CSW并未作出任何直接的回应。

  分歧!

双方兵戎相见的背后,除了底层出发点无法兼容,也存在着是巨大的认知鸿沟。一方面,双方都自认为是BTC的“正宗嫡脉”,另一方面,对于BTC的技术发展方向,双方的主张完全相反。

最集中的焦点是区块容量。

江卓尔坚持BCH从BTC分叉出来后的32M区块完全够用,没有超过网络负荷,而CSW主张升级到128M的超级大区块,曾提出要在2019年升级到2G。

币看1对1直播给了CSW一个正面回应“为什么主张超级大区块”的机会。

“随着整个网络系统的壮大,一些节点将演变成大型数据中心。比特币不是让所有人去运行节点,那些不够强大的个人节点会拖慢整个网络的效率。”CSW在直播间这样说。

由于他始终坚持自己就是中本聪本人,所以也就宣称拥有对2009年比特币白皮书中所设定规则的最终解释权。

“当时我设立的规则就是建造一个全球化的系统,要么足够大,要么什么都不是。”他说,“我做过最蠢的事就是听了鬼话,设置了那些区块容量的上限,现在只有BSV才是比特币,就是这么简单。”

而江卓尔对于这种观点的容忍趋近于零。

“不要说2G了,100M区块就已经超过现在的网络承载能力了,BSV之后因为区块过大,来不及在全网传播,发生了多次深度重组。2019年4月18日那次,578640高度的128M区块就导致了6区块的深度重组,让6确认都变得不可靠。”江卓尔针锋相对。

而CSW也在直播过程中,以阴谋论的观点直接向Roger Ver、吴忌寒等支持BCH的人发起炮轰。

“第一次分叉是BCH从BTC上分叉出去了,BTC被添加了很多东西,使得加密货币变得更加匿名和不合法,从而政府有机会将它取缔。”CSW还直言,Roger Ver等人正试图用不同方式让它变得更加匿名,希望这变成一个更黑暗的网络,以便利用比特币来洗钱和非法交易,这正是他发起BSV分叉的原因。

“吴忌寒和比特大陆是一群不守商业信用的骗子。”

但在江卓尔看来,由于BSV主张使用2G区块,意味着只有少数大型服务器才可以运行节点,所以BSV才难以面对政府对少数节点的监管,以及黑客发起的DDOS攻击。

两者的观点冰炭不相容。

未来……

整个“一对一”过程延续了两个小时,在各自的翻译和币看的主持下完成。

对于BSV的未来,CSW表达了自己的信念。

“市值并没有什么意义,那是赌徒才会考虑的短期目标。比特币只有一个,就是我于2009年依据白皮书所创造的那个。其它的币仅仅是拾人牙慧的山寨品,或者是山寨品的山寨品,我不看也不关心其他币种。在过去十年里,我一直仅为比特币工作。这就是我的答案。”他说。

而江卓尔也坚持BCH有着美好愿景。他提出,BCH对比其它主流币的三大优势是:去中心化+大区块以及高用户数带来的方向正确,理性务实的社区精神,以及主链交易和侧链智能合约互不打扰的分层设计。

可以看出,两者对于“未来”的判断理路也是大相径庭。

这场旷日持久的“内战”显然还将继续下去。CSW和江卓尔,这对性格、思路、调性截然相反的“冤家”,相信不久以后还将狭路相逢。

本文由 雅浦岛 作者:小雅 发表,其版权均为 雅浦岛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雅浦岛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1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最新评论

  1. 有腔调的区块链
    有腔调的区块链发布于: 

    请问,怎么联系您,需要跟咱们网站合作,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