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跌跌跌!法币大溃败!

曾经的潘帕斯雄鹰,一夜断了翅膀。

昨夜,没想到一场总统选举,竟然导致整个国家的股市、汇市全线崩溃。世人再度为阿根廷哭泣。

可怜的阿根廷人经历了怎样一场法币资产的大崩溃呢?

数据显示,短短不到两个小时,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跌了超过35%。比索不仅是今年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更是一夜之间变相洗劫了国民的口袋。

法币崩盘的同时,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指数暴跌超30%。

信用违约掉期(CDS)的数据显示,阿根廷在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当前高达72%,一天内激增逾800个基点。

这种法币贬值的恐慌,导致资金外逃、信心崩溃。

甚至阿根廷在美股上市企业也出现集体暴跌,其中EDN跌59.3%、LomaNegra跌57.3%、BBVA银行跌55.85%......在北京时间8月12日(周一)晚间美股开盘后,一只追踪阿根廷股市的基金也暴跌了22%。

可是,阿根廷人自己没时间哭泣了,他们已经被逼到国家命运的死角。

  法币究竟为什么溃败?

其实阿根廷法币的麻烦早已不是一日之寒。

过去几年,尤其是去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的贬值简直像自由落体。2018年5月3日,阿根廷货币比索暴跌8.5%,8月30日再次暴跌,对美元汇率单日跌幅超过11%,今年4月24日,阿根廷比索再度单日贬值超过3%。

政府也曾努力抑制比索跌势,阿根廷央行自4月27日以来,在一周多时间内连续加息三次,基准利率从27.25%大幅升高至40%,被市场称为“绝望式加息”。

然而,法币的功能依然加速失效。

“和数字货币的价格波动比,法币通常显得价格稳定,但是在不稳定的经济周期和政治风险冲击下,这种稳定实际上很脆弱。”一位金融研究专家对雅浦岛说。

根据他的分析,央行的干预只能试图引导经济在价格通胀、货币锚定或者利率的目标范围内运行。

比索被疯狂抛售的原因之一就在于阿根廷国内通货膨胀一直居高不下,2018年平均通胀率在25%左右。

“货币运行是一个系统性问题,价格稳定治标不治本。”

而昨夜暴跌的原因就是莫里科·马克里总统在本周末的党内初选中遭受的重大失败。

相比之下,追求系统稳定而不是价格稳定的比特币似乎提供了另一种货币替代的可能性。

雅浦岛从阿根廷本土一位经济学家的论文中看到,他认为,比特币有三个基本面可以作为替代比索的价值储备:

每四年减少一半会产生短缺效应。如果还增加了可用性和增加需求,那么比特币的价格逐渐上升就是合乎逻辑的。

阿根廷人会信任它,因为它基于管理协议的数学和加密法则,提供了可预测性,没有任何监管或政治实体或个人可以干预来修改这些规则,这会让对政府几乎彻底失去信心的阿根廷人获得安全感。

现在所有宏观经济指标都表明存在阿根廷经济危机的潜在风险。普通投资者需要寻求一个有价值的避难所。

在阿根廷,通货膨胀和当地货币贬值,2018年年初至今,阿根廷法币半年时间贬值近70%。在过去几年中,比特币与主要资本市场的表现呈负相关,并且已被证明是过去八年中表现最佳的资产之一。此外,BTC不受全球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的影响。

BTC不受每个司法管辖区可能适用的资本管制政策的影响,这使得有可能轻松,快速和廉价地转移价值。例如,在阿根廷,近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受到严格的资本管制和汇率政策的影响,最近的政治事件似乎表明未来几年可能采取类似措施。

  阿根廷人的自救?

比特币的确来了。

由于严重的通货膨胀,比特币在阿根廷的应用日益广泛。根据Local Bitcoins数据,阿根廷的比特币交易量已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目前,比特币已经融入许多阿根廷的商业活动中。例如,在超过37个城市,人们已经间接在使用比特币支付公共交通。

此外,比特币ATM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也变得越来越普遍。

受国际贸易、财政赤字和美联储加息影响,大量阿根廷人在这波动荡中涌向了数字货币。不少人把工资都换成比特币,寻找暂时的避风港。

阿根廷中央银行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还放宽了有关自动取款机的规定,在新的规定实施以后,阿根廷将要安装4000台加密货币ATM,允许并应用于BTC、ETH、LTC之间相互转换。

到目前为止,阿根廷政府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堪称友好。政府尚未对数字货币进行监管。阿根廷的数字货币热潮,正在催生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著名的数字货币投资者Tim Draper曾向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建议采用比特币作为法币,他表示,比特币是这个陷入困境的国家需要的解决方案,比特币代表着一种社会转型,比特币不会取代当地货币,但让它成为法定货币肯定会给经济带来一些有趣的变化。

“在阿根廷,进行国际银行交易存在问题,且成本高昂,特别是国际汇款。为了克服这些问题,我们现在提供基于比特币的汇款。”Banco Masventas银行相关人士告诉雅浦岛

据介绍,非账户持有人是否可以在私人银行分行兑换货币,这些银行政策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实际上,除非拥有银行账户,否则有些银行不会兑换外币。

此外,银行对外国ATM取款或外国银行交易收取巨额费用。

“对于中小型企业(SME)而言,国际资金转移可能既昂贵又耗时。而且,如果当地银行没有在国外的分支机构,它必须使用中介,这造成转账成本显著增加。”上述人士如是说。

据悉,使用Swift网络进行国际汇款,基于Banco Masventas比特币的跨境汇款交易的成本从1%到2%不等,具体取决于所涉及的国家。

比特币为这个举步维艰的国家提供了一种国际间的价值传递协议。

据悉,在阿根廷,比特币的OTC交易量也在飙升。一些老年人在年轻人的鼓动下,将退休储蓄存入加密货币,以保护她的财富免受国家银行崩溃后实施的紧急银行限制,避免有可能被没收的银行系统中。

好在,阿根廷政府对新事物持有开放态度。4月,政府宣布将每年向区块链和加密部门的创业公司拨款5万美元,加入区块链研究所(BRI)。

目前,阿根廷已经是继哥伦比亚之后在南美拥有最多加密货币ATM的国家。

“我们正在努力帮助加密生态系统,试图提供一个适合加密数字公司的监管方案。一些不受监管的东西在市场上不具备经济和金融价值。” 金融情报机构主席顾问Alberto Echegaray Guevara对媒体表示。

  委内瑞拉No.2?

比特币的货币政策是由地球上最强大的计算机网络强制执行,对许多人来说是一种对抗本国货币的吸引力,而且阿根廷人急需一个不被恶性和腐败的国家集中控制的经济体制。

上一个面临这种选择的国家是委内瑞拉。就在去年,许多委内瑞拉人试图使用加密货币来抵抗金融压迫,却以失败告终。

2018年5月,彭博社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加拉加斯(委内瑞拉首都)每户人家都有秘密挖矿设备》。文中说,“全球的数字货币热在一段时间内有所降温,但是在加拉加斯,民众像疯了一样地挖比特币。”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2018年2月20日开始预售代替玻利瓦尔的数字货币“石油币”Petro,委内瑞拉也因此成为第一个以数字货币作为主权流通货币的国家。

然而,一个由完全中心化的实体发布的所谓“数字货币”,本身就是悖论重重。

预售半年后的8月18日,马杜罗宣布正式发行石油币(Petro),定价为60美元或3600主权玻利瓦尔(与石油币同时推出的,以替代旧玻利瓦尔的新法币),约等于1桶石油的价格。

到了18年11月30日,马杜罗将该石油币的价格调整为1:9000,今年1月15日,马杜罗又宣布,“我决定为对抗经济战,在年初将1石油币的价格定为36000玻利瓦尔,最低工资定为半石油币,即18000玻利瓦尔。”

不到半年,石油币任性上涨10倍,国家信用荡然无存——数字货币成了极权的另一块遮羞布。

如今,阿根廷的比特币革命看起来是不同的。但随之面临的问题是,由于并非自上而下的强制性,持有比特币的教育成本,以及对整个经济层面的冲击力量都需要一个重塑过程。

有人说,“如果年度通胀预期达到40%或45%,依靠比特币将是一项可靠的投资。”不幸的是,在阿根廷,大多数价格(从食品到基本服务费)已被美元化。

对此,雅浦岛的观点是:学习如何使用手机或学习如何驾驶车辆永远不会太晚,这项技术也是如此。

本文由 雅浦岛 作者:小雅 发表,其版权均为 雅浦岛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雅浦岛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5

发表评论